01/08/2021

七十多歲的老太太,承受了生命之重,卻心似蓮花

她雖識字寥寥無幾,卻用真誠的心為佛法事業添磚加瓦。她雖然比不上富豪們的一擲千金,卻傾盡所有來護持如來家業。她雖然沒有靚麗的容貌,卻有一顆金子般高貴純淨的心!

她飽經風霜,一輩子麵朝黃土背朝天,孀居多年,靠著種菜把兩個兒子養大成人。

她勤勤懇懇,上集市賣蔬菜瓜果,一元兩元五元,慢慢積攢養老錢。

她辛勞儉樸,70多歲的老太太,從不亂花一分錢,不添一件新衣,穿的大多是別人淘汰的舊衣。

她任勞任怨,一把年紀了不僅自己開荒種地,還去幫兩個兒子的忙。

歲月在她臉上刻下了縱橫密布的皺紋。由於長年在田地間幹活,她看上去總是邋裡邋遢,一雙佈滿老繭的雙手,指甲裡常年是黑的。因而在人群裡,她總是遭嫌棄。

當有人接引她學佛時,她的想法是:居然還有人肯接納我,那學佛肯定好呀,愉快地去佛堂聞法了!

這位其貌不揚的老人,就是紅姨。

一天,紅姨去賣玉米,意外從天而降。一輛汽車撞上了她的三輪車,還導致她腿斷了。送去醫院後,兒子兒媳不是先關心她的傷情,而是動員紅姨拿出多年的養老錢交醫藥費。見兒子們一毛不拔,紅姨被逼無奈顫巍巍拿出了一個八萬的存單。

住院40多天,兒子、媳婦沒侍候一天,只有一位學佛的師姐照顧紅姨。紅姨感動得很,子女都不肯來侍候一天,同修來幫忙,這如何受得起?非跟師姐說,按護工工資算。直到紅姨出院,醫藥費花了兩萬,剩餘的六萬,兩個兒子隻字不提了,真是“肉包子打狗——有去無回”啊。紅姨也想明白了,兩個兒子一個都依靠不上啊。

紅姨想,是自己沒教育好兩個兒子啊!辛勞了一輩子,總該為自己的餘生打算打算了。

隨著恭聞南無羌佛的法音,她明白了:萬事萬法皆因果。就當兒子是來討債的吧,錢給了就給了。自己有福報生活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住世的時期,親聞佛陀說法,學到真正的佛法,還有幸皈依,拜聖僧為師,還有什麼煩惱放不下呢!

她跟師兄師姐們一起,學佛修行,大家互相關心,互相友愛,更像是一家人。她看著大家供養佛法僧三寶,特別是供養賢聖僧,非常羨慕,自己也想供養。紅姨發願要把借出去的六萬元全部收回來,供養聖僧!

但藉錢容易要錢難,為了追回這筆錢,紅姨歷經磨難。欠錢的人百般無賴,一會兒說把紅姨當母親看待,紅姨沒把她當女兒看待;一會兒又說要打官司,威脅恐嚇紅姨;一會兒又說帶紅姨學了佛法,現在她忘恩負義了……種種詆毀、謾罵,紅姨任憑她手指到臉上,數落幾小時……

紅姨說,她喜歡說就讓她說唄,要出氣就讓她出唄,但無論怎樣刁難或設置障礙,想阻止我供養,絕不可能!她阻擋不了我要成就解脫的心。不管怎樣,我還要感恩她,沒她接引我真接觸不到佛法!

一看紅姨這麼堅決,欠債的人最後終於偃旗息鼓,還錢了。

兩個兒子知道紅姨要回了錢,還想榨盡她,經常在她耳邊唸叨:將來你過世了得開喪,要辦上三十幾桌,喪葬費要幾萬塊了,你把這錢拿出來。紅姨說:不要你們操辦,看在我還有老房子的份上,我一死拜託你們打個電話叫殯儀館把我拉去燒了,不要你們為我講排場……兩個兒子再也說不出什麼了。

紅姨感慨:人生無常,我70多歲了,要趕緊圓滿供養聖僧的心願。我問紅姨,你把錢捐完了,今後生活怎麼辦?

她說,佛菩薩不捨眾生,真修行人不會餓死的。何況我身體硬朗,有手有腳能做事,還怕餓著? !

我陪著她去到銀行,把這筆錢捐了。她終於完成了幾年來的心願,可還一個勁自責:聖僧師父要弘法度生,又要建正法寺廟,肯定需要大量資金。我老了,幫不上忙了,太慚愧了,修行不好,不識幾個字,今後我還是要盡力隨喜。

我讚歎紅姨的功德。她卻用松樹般的雙手摀住臉,一個勁說慚愧死了,不要再講了。那種手足無措的樣子,讓我的心洶湧澎湃。多麼質樸真誠的話語,多麼純淨虔誠的心行!她單薄的身軀,瞬間變得高大,也讓我感到自慚形穢。

她雖識字寥寥無幾,卻用真誠的心為佛法事業添磚加瓦。她雖然比不上富豪們的一擲千金,卻傾盡所有來護持如來家業。她雖然沒有靚麗的容貌,卻有一顆金子般高貴純淨的心!

  ——End——

  撰稿:葵心

  編輯:悅色

本文連結 : 七十多歲的老太太,承受了生命之重,卻心似蓮花

轉載自: 佛門觀察 http://www.putixinw.com/8820.html

以上涉及法義問題應依第三世多杰羌佛佛陀法音為準印證。修學《極聖解脫大手印》,《藉心經說真諦》,《學佛》和《什麼叫修行》,是學佛最正確快捷的成就之道。

Facebook Comments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